激发全社会共同呵护生态环境的内生动力

来源:[db:来源]日期:2024-02-27 浏览:11

编者按:推动全社会拥有内生动力来关爱生态环境需处理几个重要关系。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首先要正确处理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保护的关系,其次要正确处理重点攻坚和协同治理的关系,再次要正确处理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的关系,还要正确处理外部约束和内生动力的关系,同时要正确处理“双碳”承诺和自主行动的关系。

新时代10年的实践经验表明,我们对生态文明建设的规律性认识正在不断加深。在2023年,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这一年,我们看到了天空更加湛蓝、地面更加绿意盎然、水质更加清澈,美丽中国的建设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绩,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明显增强。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的召开、我国首个全国生态日的到来、黄河保护法的正式实施,以及“三北”工程三大标志性战役的开展,都使得绿色低碳发展的步伐不断加快。

在岁末之际,让我们通过一系列来自生态环境保护一线的故事,深刻感受到了这一年生态文明建设者们在推动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现代化新征程上所作出的微小努力。

正确处理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保护的关系

以科技力量保护长江

“逐步实现客船新能源化”

本报记者 吴 君

踏上“长江三峡1”号纯电动游轮,从葛洲坝向三峡大坝进发,长江两岸的青山慢慢划过眼前。

“这艘游轮只需要充电一次,综合工况下可以连续运行10个小时或者续航150公里。”当天的“长江三峡1”号船长陈国海介绍,“我每天从宜昌港开到三斗坪港,全程约40公里,充电一次就可以来回航行,晚上在城区江面上做夜游,还能保留20%的电量。”

不仅续航时间长,游轮还**平稳、舒适、噪音很小,也没有柴油味道。“乘坐游轮游览西陵峡,参观三峡大坝、葛洲坝,真是一次**棒的体验!”有游客感叹。宜昌交运长江游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军介绍,截至今年10月31日,“长江三峡1”号已经运行了163个“两坝一峡”的航次,以及125个长江夜游的航次,共接待了超过31万人次的游客。

“长江三峡1”号是我国自主研发的全球载电量*大的新能源纯电动游轮,于去年3月29日在宜昌秭归新港成功进行首航。“我们的游轮动力系统被分为了4个电池舱,搭载了720块磷酸铁锂电池组,总载电量为7500千瓦时。”陈国海说,“长江三峡1”号还是全球**艘采用高压充电和低压补电方案的电动船,填补了我国电动客船领域多个技术空白。

关于动力、补给和维修问题,刘军介绍道,随着“电力化长江”的不断推进,宜昌港和秭归茅坪港都建设了高压充电站,纯电动船舶可以在休息和等候游客时随时充电,只需要充电6小时就能充满。船上产生的生活垃圾会在宜昌港的九码头处理,污水则通过城市的污水管网进行统一处理。

目前,“长江三峡1”号充电量已突破130万千瓦时。宜昌还有3艘新能源客船在建,2艘已招标,5艘已纳入计划。“未来,我们将逐步实现客船新能源化。”刘军说。

聚焦“电化长江”“氢化长江”,宜昌以科技力量保护长江,今年上半年,全市19家船舶修造企业共建造新能源船舶40艘。宜昌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说,宜昌将打造23个百亿级园区,绿色智能船舶年建造量将达300艘以上。

正确处理重点攻坚和协同治理的关系

治理黄河流域砒砂岩区水土流失

“促进流域水沙关系协调”

本报记者 王 浩

水少沙多、水沙关系不协调,是黄河复杂难治的症结所在。

黄河“几字弯”处,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二老虎沟小流域,通过千沟万壑与黄河相连。黄河水利科学研究院水土保持研究所副总工程师申震洲常年驻扎在这里,为黄河水沙关系把脉问诊,开展水土流失治理研究。

试验站选在二老虎沟小流域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是典型的砒砂岩区。砒砂岩在遇到风和水的情况下很容易松散成砂土,该区域内植被稀少,生态脆弱,导致大量粗泥沙进入黄河。尽管砒砂岩区仅占黄河流域面积的约2%,但多年平均入黄河的粗泥沙近1亿吨。治理好砒砂岩区对促进黄河流域水沙关系协调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是申震洲的观点。

为了监测小流域的风沙变动,坡面布置集沙仪,并每周收集沙量。汛期则记录径流量、泥沙量,同时摸清水蚀状况。监测不同季节岩层剥蚀速率。申震洲说:“水文、土壤、气候、生物、地貌五大监测数据全覆盖,为小流域进行了全身体检,促进了流域水沙关系协调。”

水土保持是一项复杂的工程,**抓主要矛盾来治理水土流失。黄河水利科学研究院水土保持研究所所长肖培青说,*初,研究人员发现黄河下游河床泥沙多为粗泥沙,后逐步确定其主要来源为黄土高原区,*终又进一步确定粗泥沙主要来自砒砂岩区。

为了保护小流域,坡顶建设了集雨设备,并发展了苹果、山杏等经济林。为了抗蚀和促进生长,坡面覆盖了抗蚀促生材料,并栽种了经济灌木和牧草。沟底布设了砒砂岩改性材料淤地坝,蓄水拦沙。经过多种措施的并举,*大程度地把水土留在了小流域里。

“多年实践证明,只有正确处理重点攻坚和协同治理的关系,各部门联手、各区域合作、多政策协调,才能实现水土流失有效治理。”这是黄河水利科学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姚文艺的看法。

二老虎沟小流域仅代表了整个流域的一小部分,水利部门致力于以生态系统整体性和流域系统性为出发点,采取综合治理、系统治理和源头治理等策略,根据地域特点制定科学施策。截至2022年底,黄河流域初步治理水土流失面积累计达26.88万平方千米,水土保持率高达67.85%。

平衡外部约束和内在动力的关系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的作用

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进程

本报记者寇江泽报道

近期,第三轮**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全面启动,5个督察组先后进驻了福建、河南、海南、甘肃、青海五个省份。

工作人员蒋萍正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某驻地信访室内处理一名当地市民的举报信。信中反映该地区一条河道存在违规挖砂问题。

蒋萍介绍说:“这是第九批举报信,编号为9556。”这意味着此时督察组已经收到了来自该省的九批共556封举报信。蒋萍将举报对象的名称、地点和生态环境破坏状况等信息输入信息化系统,她说:“督察的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经过审核后,举报信将按照地方监管原则,移交给相关部门进行合法调查和处理。”

处理好群众来信、来电举报,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受理群众举报、强化公众参与,不仅使督察更接地气、更察民情,还丰富了督察内涵、提升了督察效能。

透过群众来信、来电反映情况可以看到,公众参与生态环境保护的积极性、主动性持续提升。蒋萍多次参加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信访工作,“群众不仅会反映身边的环境污染‘小事’,如餐饮油烟、工地扬尘等,而且随着生态文明建设持续加强,大家的参与热情日益提升,对区域性、流域性生态环境问题等涉及公共利益问题的举报数量呈现明显增长趋势。”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举报受理、转办、核查、督办、回访工作机制。督察组**时间公布信访举报电话和信箱,推进边督边改,公开调查处理情况,加大回访力度,建立长效机制。

生态环境部聘请的“特邀观察员”、环保社会组织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见证了生态环境保护多元参与的持续拓展。“我国建立完善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等一系列制度,持续强化外部约束,同时激发起全社会共同呵护生态环境的内生动力,共建共享美丽中国。”马军说,“正确处理外部约束和内生动力的关系,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将加快推进。”

正确处理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的关系

促进自然恢复,恢复水域面积

“呼伦湖变得越来越美丽”

本报记者 张 枨

12月的呼伦湖,寒风冷冽,湖面已被冰封。

一大早,59岁的包黎明驱车开始了一天的巡护。身为内蒙古呼伦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呼伦沟管护站的管护员,他已守护呼伦湖36年。呼伦湖地处呼伦贝尔大草原腹地,在调节气候、涵养水源、维系周边草原生态平衡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为了*大程度地削减人为因素对呼伦湖的影响,促进其自然恢复,这些年,环湖餐饮、住宿等经营设施已被取缔,渔业也从休渔限产转为全面禁止捕捞。”包黎明介绍。春秋季是鱼类产卵期和鸟类繁衍及迁徙的季节,包黎明他们还要对鸟类迁徙通道加以保护。

巡护了五六个小时,包黎明又来到沿湖牧民满达家走访。为了保护环湖草原生态,当地积极开展环湖土地沙化与草地退化治理,湖区周边417户居民实现了生态移民。满达如今成为义务巡湖员,发现情况会**时间联系保护区管护站。

“‘十三五’时期,我们在呼伦湖周边草原实施禁牧1268万亩、草畜平衡4365万亩。2020年起,治理呼伦湖流域沙化土地83.8万亩,草原生态保护力度不断加大,草地沙化、退化程度得到有效遏制。”呼伦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窦华山介绍,“呼伦湖变得越来越美丽。”

返回保护区管理站后,包黎明开始检查监控系统。“保护区有8个管理站,有100多名工作人员,负责管理超过7400平方千米的面积,而我们这个管理站只有7个人,负责管理500多平方千米的面积,所以我们离不开电子监控。”包黎明说,通过24小时监控,管理站可以调查和掌握狼、沙狐、黄羊等野生动物的种群数量和活动范围,这不仅实现了保护工作,也为相关科研工作提供了数据。

多年来,通过科学治理和系统保护,呼伦湖流域的生态环境持续改善,水域面积显著恢复。

正确处理“双碳”承诺和自主行动的关系

探索企业绿色转型之路

“不让超标污水排入长江”

本报记者 杨颜菲

尽管已经是寒冬,中国石化九江分公司(以下简称“九江石化”)的油品码头依然一片绿意盎然。

一大早,该公司的环境保护专家刘斌和他的团队一如既往地到码头作业区进行仔细检查,包括油气回收设施等。“尽管在线监测数据都没有异常,但我们还是需要现场检查设备并进行手工采样,这相当于为安全和环境保护提供了‘双重保险’。”刘斌说。

“这套油气回收设施能够通过管道收集到卸载过程中挥发的油气,回收率可以达到95%以上。”九江石化的安全环保部环保室主任米鹏涛说,“既然我们承诺了不让超标污水排入长江,那么我们就**努力履行这个承诺。”

九江石化生产区内整洁清洁。“10多年前,每到刮风天,整个厂区都会弥漫着刺鼻的气味。”刘斌回忆,当时企业环保意识薄弱,加上生产工艺落后、产品单一、能耗高等原因,一度面临关停整顿的困境。面对所面临的挑战,公司将减污降碳、绿色转型作为解决问题的关键一步。自2016年起,九江石化积极贯彻实施“绿色企业行动”计划,推行了近30个环境保护隐患治理与提标改造项目,并先后开展了38项专题技术改造攻关;通过清洁生产技术改造传统工艺,推动了化石能源洁净化、洁净能源规模化、生产过程低碳化等...

九江石化产业园区二氧化碳回收综合利用项目中控室内,技术人员正在密切关注自动化生产线的运行情况。“项目的原料是九江石化煤制氢脱碳尾气,它可以将原本被排放的二氧化碳通过密封管道回收、净化、压缩、提纯,转化为食品级的高纯度二氧化碳,实现了资源的有效利用,每年带来了超过2000万元的效益。目前,已经累计回收了13万吨二氧化碳。”项目负责人敖慧华表示。

绿色低碳发展换来了企业产能的增长和结构的优化:石化综合炼化加工能力从50万吨提升至1000万吨;产品范围从汽柴油扩展到航空煤油、聚丙烯、芳烃等,市场竞争力明显提升。近年来,九江石化的外排废水达标率和固废合规处置率均达到了100%;去年的碳排放量较2021年减少了70万吨,污水回收率从不足30%提高到了65%。

《人民日报》(2023年12月27日13版)

0